默灰灰灰

想讲故事的人

最近比较喜欢的几张

关于小周

关于小周
【虽然明天要考试但是还是想说一下orz】
感觉蛮多人在写到小周说的话,或者是语c cos小周的时候,都是把一句话中间删掉一些字,然后加上省略号。
但是我私认为,小周并不是有什么语言障碍的人,他是把一句话中最关键的地方说出来,而省略了其他的细节,从而让别人产生一些误会,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完全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鬼,那么举个栗子】
比如说被问到心情。
一般人的回答可能是“我今天很高兴。”
而很多人写小周的回答可能是“我...今...高兴。”
但我认为应该是“很高兴。”
觉得小周应该是,认为这样的表达已经回答了问题,而不是说自己其实有很多的话但是没有办法说出来。
【以下是摘引全职原文中小周所说的话】
“嗯………………”轮回战队的采访现场,面对问及叶修回归的问题,周泽楷“嗯”了一声后,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直到现场气氛已经有些诡异,他这才突然开口补充了两个字:“很难。”“您的意思是说,对付叶修很难是吗?”“是的。”周泽楷点着头。

“嗯,就那个吧!”周泽楷说。“嗯?”“随机选。”周泽楷说。“随机选?你是说电脑随机选吗?”“对啊!”

“好,接下来,第二位,泽楷要不要换种方式?”司仪问。周泽楷手飞块地扬了一下,在所有人都没看清他是想做个什么手势的时候就已经落下了,而后说道:“呃,就继续滚吧!”“继续滚?你是说大屏幕继续滚?你还要采用这种方式?”周泽楷点了点头。

沉默……长达十多秒的沉默,周泽楷看起来在思索后,半晌后抬起头来,认真地说:“还好吧?”然后,没有然后了。说完这三个字,周泽楷已经在认真地看着记者们,那意思明显是在说,可以下一个问题了。记者们相当无语,他们当然早就知道,采访周泽楷是很困难的一件事。这位号称荣耀目前为止的第一大帅哥,在做起秀来的时候十分有模有样,但是在和人交流方面,却是闷得可以。尤其是面对媒体的时候,超级长串的问题,有时得到的只是他“嗯”、“哦”、“啊!”、“还好啊!”之类的答复,就如同现在,一句“没有啊”,不能说他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但是……这样的回答,写出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周泽楷又是十几秒的思考,而后开口:“大家都很出色。”“大家?大家是指谁?”“嗯……”思考,“所有人呐!”“所有人?难道你觉得你的水平和于念差不多吗?”于念正是今天陪周泽楷作秀的那位新秀。“呃……他很努力啊!”周泽楷说。“努力,也不代表水平就好对不对?”有人问。“尽力就好。”周泽楷半晌后说道。

在得到一系列的“嗯啊哦”后,记者从周泽楷这边得到了几个回答比较长的答案。一个是肯定要问的获胜心情,周泽楷表示“很高兴”。再一个是让他评价一下对方阵中周泽楷的反义词黄少天的表现,周泽楷表示“很出色”。再一个就问得很细致了,有人请周泽楷说一下对于黄少天垃圾话的感受。周泽楷在沉默了半晌后答道:“没有时间看呀!”
【感觉自己完全词不达意!!!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明白我想说什么orz】
【但是谢谢看我废话啦♥】
【比心心】

【青葱】女仆装

        骰输的产物。【沉痛的】

        双腿微屈,身子斜倚在树干上,两手十指交叉枕在脑后。戴着眼罩眼前一片漆黑,但仍能猜到现在似乎已是傍晚,四周一片静谧,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些许沙沙声……和刻意放轻了的熟悉脚步声。

        刚闻到空气中熟悉的烟草味,后脑勺便被重重一拍,整个上身不受控制猛地前倾,随即眼罩被人粗暴地扯下,柔软的栗色短发有些凌乱地翘起。夕阳透过叶间投下细碎的光,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土方老妈子真是烦人呢,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妈来叫我回家吃饭吗,这么操心可是会脱发的哟到时候头发比大猩猩的屁屁毛还要稀疏了哦。】看人微微发青的脸色顿觉好笑,声调却毫无起伏【噢戳到了土方先生的痛处真是倍感抱歉呢】。

        于是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任人拽着领子一路拖回屯所一边想着。今天土方先生的步伐似乎要比以往快了一些呢,难道是人到中年开始学会珍惜时光了么。

        满不在乎的神情在看到盒内衣物的瞬间僵住,语气中带了些嘲讽的意味【土方先生不仅对狗粮有特殊的感情,穿衣品味也这么独(hen)特(tai)呢你乡下的老妈知道可是会哭的哦。天天和土方hentai桑朝夕相处……】双手交叉抱胸后退故作害怕抖了抖。看着面前的人原本带着些尴尬的神情变成了狰狞的咬牙切齿,不由得心情大好。

        借口着要换衣服扛起火箭炮把土方先生轰了出去,无视了外边传来的怒吼“臭小子那可是我的房间!”

        俯下身抓住衣物两肩处拎起那件黑白的……女仆装。说是什么要到目标常去的女仆咖啡厅潜伏,和其他队员里应外合。【啧,真是麻烦呢,直接冲进去不就好了】咂咂嘴,饶有兴致上下打量着。眼神无意间扫到箱子发现里面还有一件粉红色的不明物体。好奇凑近拿起打量——一条粉底白色圆点,中间还有一个小巧的蝴蝶结,上面贴着一张纸条:队长要穿咱就穿个全套呗~……来自土方副长。ps:这张纸条真的是副长写得哟和我没有关系。后面画了个羽毛球拍。【……】危险地眯了眯红瞳,[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羽毛球队员(划掉)真选组队员表示他脊背一阵发凉感受到了杀气。真选组的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他说。]

        眸色不明地将胖次丢回箱中,随手扯下队服外套丢在一旁,里面衬衫被汗浸湿贴在皮肤上使人有些不适。修长手指慢条斯理一颗颗解开扣子,露出常年不受阳光照射的苍白皮肤和轮廓分明的锁骨,胸膛随着呼吸起伏,隐隐能看见肋骨的轮廓。拽住袖口扯下袖子露出纤细却隐藏着惊人爆发力的手臂,解开皮带扣子拉下裤子拉链,本就有些宽松的裤子滑落至脚踝处。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下了黑色的胖次换上那条……呃。拿起那件女仆装研究清楚正反轻松套上。

        泡泡袖巧妙地包裹纤细结实的手臂,几抹黑色衬得皮肤更加白皙,略紧的束腰勾勒出优美的线条。努力了几次还是无法够到后背的拉链便放弃尝试任其敞着。拿起头饰比划了几下还是不大明白那玩意儿的用处,于是随意夹在发上。

        轻轻拉开门看见某人正背对着身子,口中叼着烟却奇怪的并未点燃。蹑手蹑脚走到他身后猛地抓住他的手放上了自己的后背,感受到那人一瞬的僵硬,踮脚凑到他耳边一字一顿:

        “土 方 先 生,帮 帮 我~”

       

【青葱】虐向十题

1。我觉得你永远把我当做孩子,你觉得我永远对你心存芥蒂。

2。在战场上我们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对方,在落寞时却无法依靠彼此的肩膀。

3。你从来没有对我笑过。

4。虽然朝夕相处,虽然你连我的吃饭口味生活习惯穿衣品位等等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可你始终不懂我。

5。你我之间永远隔着那块冰冷的墓碑。

6。你毫不费力地夺走了我所拥有的一切,最可恶的是你似乎并无自觉。

7。你在看的,真的是我么?

8。夜里噩梦惊醒一身冷汗,平复呼吸正欲入睡,却闻到空气中淡淡的烟草味。

9。臭小子,知道料理后事麻烦就抢在我前面走了,真是的,我可不是老妈子啊。

10。对于魔鬼副长来说,冲田总悟永远只是一番队队长,和那人的弟弟。